關於部落格
禁地。
  • 2805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殺鈴★H有慎入】少女成熟時,



十年過去了,鈴長大了。

「鈴,現在是16歲吧。」
「是、是的!殺生丸少爺!




「那麼-」,一邊低語著的殺生丸,慢慢的靠近鈴的臉龐


他的呼吸聲越接近、她的心跳聲就越快。


「跟我,結為連理吧。」,面對無預警的問題,根本就---

不對啊、這不是問句、這根本是肯定啊!
一種不答應絕不放過你的肯定。


腦筋轉不過來、呼吸亂的急促,一瞬間感覺自己要窒息了!


「小鈴、小鈴!」

「啊!!什麼、什麼?!


楓姥姥搖醒了鈴。

這時鈴才發現是在作夢,身體年齡都還是原來的自己。

「妳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啊、不,沒有。」

「剛才在外面聽到你很痛苦的呻吟,以為是不是有惡靈入侵了這裡,沒事的話就太好了。」
楓姥姥鬆一口氣的,撫著
的頭,安慰著。


「對不起,讓姥姥擔心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月夜-





原本這個時候應該待在屋裡休息,因為晚上會有妖怪出沒襲擊人類。

但是根據劇情需求

呃不,我是說

因為做了這樣的夢,所以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即使到了黃昏她也沒發現自己還在森林裡。


「糟糕,已經夜晚了,再不回去,又要害楓姥姥擔心了。」

正準備回村落時,「一團聲音」在森林迴盪著:


「人類的女孩啊
你有心願未了的吧

「什、什麼人!?

只有聽到聲音,跨謀影,結果還是會回答對方,正所謂「反射動作」。
(你不要在這亂教阿




「莫驚、莫驚,老夫只是想幫幫你完成心願。」

「我、我哪有什麼心願!」

「有的喔,今天老夫無意看到了你的夢境~嗯哈,是一個叫做殺生丸的傢伙吧
泥媽的什麼無意,根本是故意吧。

」,因為被猜到,所以表情立刻心虛了起來。

「想成為能與他匹配的女人嗎?」,一針見血的說出了
 的願望。

「我.........想!
面對一個天真純樸的孩子,直接打中內心深處的渴望,這個自稱老夫的傢伙真是無恥

「很好,老夫就等你這句話!」



一瞬間、一道白光,圍繞在
 身上。


呀啊啊啊啊啊-----」,白光散開後,只見一名女子倒在地上。





「女孩啊、啊、不對,應該是少女啊,老夫已經完成了你的心願了」




「剩下的就靠妳自己了,呵呵呵呵。」,原本迴盪整個森林的聲音,就逐漸的消失了。

根本是肇事逃逸啊,這個魂淡



正在整理家務的阿籬,看到原本懶洋洋躺著犬夜叉起了個身:

「犬夜叉你去哪?」

「森林裡那邊有聲音!我去出一下!」

嗯,於是犬夜叉火速奔到案發現場
(犬哥,你應該去古井另一頭當消防員才是啊~~~)

但是他沒有看到  ,只有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倒在地上。

犬夜叉把她身子撐起來時,卻發現:「這個味道是------


但是
 的身體不可能這麼大啊,就這樣帶著滿腦疑惑回到了村裡。








-村裡-



「是小
沒錯!你們看她身上穿著是小 的衣服啊。」,楓姥姥大聲的肯定著。


「而且她身上也有小
的味道,那應該就是----」,犬夜叉也開始確定這個人就是「  」了。


「但是,昨天明明還是小孩子,怎麼可能一下子就長那麼大了?」,阿籬打量著
 「長大」的身體。


「難不成是誰給小
 下了咒?」
就在這句話結束後,犬夜叉聽到外頭有聲音,又跑了出去。


「殺生丸!你怎麼



「犬夜叉,
在哪。」

「呿,正躺在裡面。」


用一眼不屑的眼神看了犬夜叉後,殺生丸就走進屋裡。


「殺生丸!?」眾人驚呼。

殺生丸沒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


呢。」

大家都沒說話,阿籬只是默默指著躺在那的少女。


殺生丸的視線就這樣轉到少女身上,沒拖鞋的就走了進去。
(阿籬:你竟然連個鞋都不脫就




靜靜走到少女身旁,低著身,然後凝視著少女。

他知道這個就是
,只是長的不太一樣,有些錯愕。


「犬夜叉,剛剛殺生丸是不是吃驚了一下」,阿籬對著犬夜叉咬耳朵說道。
「誰理他啊。」,還是對殺生丸的事那麼不感興趣的犬夜叉。


這時候,少女眼睛睜開了!
殺生丸正要喊出
的名字,卻被少女狠狠的推了開來。


「小
!!」,阿籬正準備攔著但也被推開了。












「剛剛那個是殺生丸嗎--」
少女躲在草叢堆裡喘息著,且提高警覺,注意四周是否有其他人的蹤影。


,你在幹什麼。」

「疑!!!!!!」
少女萬萬沒想到會從背後突襲,於是殺生丸就拎著少女走出草叢堆。


「放開我、殺生丸放開我啦!」


殺生丸挑起眉,表示疑惑,為什麼
會直呼他的名字?
而不是像往常般的,在後面加上「少爺」這兩個字。


殺生丸知道不對勁,於是準備帶
離開。



這時犬夜叉從另一頭冒出來:「找到
了嘛!」
只見
被殺生丸拎著,還不斷的在掙扎。


「我先帶走了。」原本是拎著,現在則扛在肩上,可能這樣比較好拿?

阿籬這時候趕過來了:「等、等一下,大哥!

犬夜叉跟殺生丸再次不約而同的露出了厭惡的表情,對於「大哥」這個稱呼,嗯,果然是兄弟。


「那小
 就拜託你了喔~~~~~~~」阿籬大喊著。


就這樣扛著少女奔上月空,阿籬的聲音逐漸淡遠
殺生丸也就這樣漸遠的消失在犬夜叉他們面前。


「阿籬妳下次可以不要再叫大哥了嗎,感覺很不舒服

「有什麼關係嘛,他本來就是你哥哥啊。」

「誰會把那種傢伙當成哥哥了,那傢伙以前還想殺我欸!」

「犬夜叉你真的很小氣喔。」

「少囉唆。」


「希望小
 不會有事才好。」楓姥姥一旁擔心著。
阿籬隨即安慰:「有殺生丸在,沒問題的。


「真是這樣就好了--」









-村外遠處的森林中-




「放我下來啊!臭殺生丸!」

很確定這明明是同一個人,但曾經仰慕他、尊敬他的那個女孩也已經不在了!!!!

現在則成了口無遮攔毫無禮節不良少女了。

殺生丸開始憶起:「難道是我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就連那個原本自信過剩的殺生丸,現在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教育政策了。

少女就這樣無情的攻擊毫無防備的---應該是說,根本是沒放在心上,故意讓她打著出氣。


「夠了嗎。」


殺生丸終於不耐煩接下攻擊,緊握著少女的手腕。




少女錯愕了一會,又繼續放肆的開口:「你這傢伙,又不是我的誰,憑什麼把我抓走!」



殺生丸沒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但是握著的力道變大了。


「好痛痛痛痛---!幹什麼啊你!放手啦!」


如她的願,放手了。
眼前的少女有
鈴的味道,但又不是原本的,但殺生丸仍抱著手下留情的態度。


「你到底是誰。」


「你傻了嗎,我就是鈴啊。


聽到這狂妄的口氣,殺生丸決定把前面的「保留」收了回來。
於是又把少女放在肩上。


「你又想幹什麼了?」,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不准你用鈴的身體說話。」 


殺生丸的右手緩緩揚起,然後--------


啪!的一聲,往少女的圓臀拍打了下去。



「咿呀!

殺生丸聽到這嬌吟聲,震懾了一下,貌似開啟了不得了的開關……


「可惡,不、不准打我
轉頭面對著殺生丸,雖然是在警告著,但是臉上微微泛紅的雙頰是遮掩不住的。


「...」殺生丸不語,因為現在可以很確定的就是:主權又回到他手上了!





啪! 
又打了一次。





「唔!不要---」,忍住不發出呻吟的鈴,表情深深注入殺生丸眼裡,邪念從心底泛起。

「哦,真有趣,那麼,這樣呢

一整個掀起少女的下擺,然後露出圓潤可愛的小屁股

「呀呀呀呀!你、你再做什麼啊!不要這樣----!!!


「不喜歡嗎」,完全不懂少女複雜心情的殺生丸,直白的問著,爾或是故意的?

「誰會喜歡露出屁股阿!!!!快把我放下來!!!!!!」,少女當然是惱怒。


但是----

啪! 




嗯啊!

殺生丸這次用冰冷的手直接擊觸到少女的嫩臋

手的冰冷感,立刻傳遞到了身上
這跟隔著布料被打的感受截然不同,呃,是莫名的快感


嗎?



「不行!不要再打了
 
可能誤打誤撞,就這麼中了她的敏感地帶,少女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忍不住開始嬌喘起來,體下也莫名流出了透明的汁液...

「這樣下去鈴…鈴會受不了....殺生丸少爺


看到那個不良少女的鈴,終究屈於自己掌下的時候,殺生丸這麼想:
「看來體罰對於教育果然是有幫助的。


「鈴。」

對於停下動作的殺生丸,不良少女鈴這時才又冷靜了下來,嬌羞的模樣也隨之退散!

「做、做什麼!」,口氣依舊狂妄就是了。

「下次別這樣就不罰妳。」



知道自己情況還沒佔優勢,所以只好默默答應這個要求。
其實殺生丸也不忍出手,只是,孩子該打的時候就該打,該罰的時候就該罰。
真不愧是殺殿!濕溝乙捏




「那可以放我下來了嗎」,一臉不屑的問著,讓他看到有幾分犬夜叉的模樣。

「鈴,禮貌。
 
請問,嗎!
一字一句,重重的,純粹表示她的不愉快。



再次如她的願,被放下來了。
只是起了一個壞念頭,原本想一腳踢過去然後逃脫,卻又被殺生丸逮個正著。


「學不乖,是嗎」,再次拎著鈴,不過這次是抓著腳,鈴整個被倒立過來。

「可惡!



奮力的踢著,想藉機能否一次踢倒再次逃脫,但是很可惜,不成啊!

接著殺生丸把鈴的衣服脫去,這個舉動嚇壞了她。

「你沒有資格穿鈴的衣服。

容忍到達極限,這下子動真格了,他怒視著眼前的不良少女鈴。



「你這傢伙看什麼看啊!」
不良少女鈴也不甘示弱,發出淺意識的自我保衛本能,狠狠的回話著。



殺生丸冷眼不語,就把她丟在那,默默地離開了。


也許是真的因為拿她沒有辦法,怕繼續被激怒下去,只會對鈴造成更大的傷害,即使現在的鈴不是原本的她。

本來就不打算傷害鈴的殺生丸,認為默默離開,對目前狀況也許是最好的,因為他只想保護鈴。


看到長揚而去,消失在黑暗森林中的殺生丸,
不良少女鈴這時才又靜了下來,只是她仍不滿受到這樣的待遇。


「什麼啊,真是莫名奇妙,殺生丸這傢伙....」


殺生丸這個名字,這個人,對現在的鈴來說,只是個熟悉的陌生人。

對現在的殺生丸來說,鈴也是。







「殺生丸少爺!邪、邪見終於找到你了!
邪見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還一邊牽著阿哞,原來他剛才一直被殺生丸丟在後頭。



然後殺生丸把剛才從鈴身上脫下來的衣服丟給了邪見。

「殺生丸少爺,這是!?



「收起來。」



「啊!是!」,聽話照做,收進袋囊

邪見也開始他那「庸人自擾」的推測:




「這不是殺生丸少爺先前送給鈴的和服嗎?!怎麼又回到殺生丸少爺手上了?
難道是鈴---



「不、不可能,這是殺生丸少爺送的東西,鈴不可能----



「難道是殺生丸少爺----




「邪見

早就注意到邪見在那邊自言自語的殺生丸,喊住了他。



「是!殺生丸少爺!小的在!」,聽見少爺的喚名,邪見立馬端正身子。


「鈴,已經不在了。」,雖然不太清楚,但邪見有稍稍瞄到,殺生丸的眉間似乎是皺著。

「殺生丸少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不在了,是指什麼?是搬離遙遠的地方,還是指?!


殺生丸沒有回答,接著又把邪見丟在後頭,自己先走。

「殺、殺生丸少爺!等等我啊!










被殺生丸丟下的不良少女鈴 ,因為身上僅有的衣物被奪走,正在樹林間找能代替衣服的東西。

「搞什麼啊,那傢伙就這樣把我丟下來!!也不把衣服留給我!!!太可惡了!!


找著找著,不禁回想剛才殺生丸最後說的重話:「你沒有資格穿鈴的衣服。」


她還是不滿最後的那一句話,及怒視她的眼神。


憑什麼這麼被說?


但是現在的鈴,只是乙女的化身,心是叛逆的。

當時被白光投射到的那一瞬間,便開始有了自我主張的強烈意識。

覺得過去的那個小女孩,竟是那樣的無知,且天真愚蠢,發現這樣的自己,讓她覺得有些惱羞!

於是內心就強烈排斥著那個天真傻女孩的心,並封鎖在她的內心深處。
對殺生丸的印象也不再那麼親和,只覺得他是個妖,人與妖怎麼能和平共存呢?


但在腦海裡,過去與殺生丸共度的回憶片段,又不斷徘徊著。




「殺生丸少爺!」



「殺生丸少爺~」


「殺生丸少爺,你看!」


「殺生丸少爺!!救救我!」




「鈴永遠要在殺生丸少爺身邊!」



「鈴,最喜歡殺生丸少爺了!」



雖然回憶中的殺生丸跟現在是一模一樣的,那樣的冰冷,那樣的高雅,那樣的,只對鈴散發的溫柔。


一幕又一幕的回憶,曾經真實存在過的記憶,是不可能就這樣被抹滅掉的。
所以現在只要再一點點,就可以……


鈴驚愕了一會,目前乙女化身的她,差點就沉淪在這溫暖的回憶中。


「別開玩笑了,人與妖怎麼可能在一起
」,她極力反駁過去溫暖的記憶


這時候她發現手邊壓著一朵小花,挪開後,一股暖流的記憶滲透到她的心中-----


 



☆因為是回憶,所以用淡色表示☆




一如往常,為了追殺奈落的殺殿一行人,正在河邊休息著---



「殺生丸少爺,這個給你☆」,鈴把做好的小花圈送給了殺生丸。

殺生丸不語,只是看了一下。


「那鈴先放在這邊!」


鈴就這樣把小花圈放在殺生丸的腳邊,跑去找邪見爺爺了。

「邪見爺爺!這個給你☆」

「開、開什麼玩笑!邪見我才不要戴這種東西!」

還是那麼敬愛邪見的鈴,當然不會忘了替邪見準備一份花圈~


「邪見。」,殺生丸用一副「叫你帶就帶,不要辜負鈴的好意」的眼神瞪著。
跟隨殺生丸這麼久的邪見,當然一眼就看出眼神中的意涵,之後不多說,就乖乖的讓鈴冠上花圈。


「哈~好適合邪見爺爺哦!」,鈴天真笑著。

「是、是這樣嗎!」,不知道為什麼,邪見有些高興,所以表情稍微得意洋洋,卻又剛好被殺生丸撞見。

邪見馬上又意識到殺生丸的眼神正朝著他盯,於是又正準備拿下花圈時---

「殺生丸少爺?!」,邪見看到殺生丸正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心裡是萬分的害怕,以為又要被教訓了,但結果出乎邪見預料。





這時鈴感覺到頭上被戴上了東西,轉身一看發現--

「殺生丸少爺?」

「鈴比較適合。」

是剛才做給殺生丸的小花圈,殺生丸就這樣親手戴在鈴的頭上。


鈴看著殺生丸,一臉幸福的對著說:「殺生丸少爺,謝謝你,鈴好高興


原本是冰冷的面容,頓時有了幾分的溫柔,因為女孩的笑容再度融化了他內心築起的那道冰牆。


「疑疑疑疑?!」,這時邪見還不太清楚狀況,但彷彿剛才的殺生丸少爺露出了一個自跟隨少爺以來從沒看過的表情,這讓他有些訝異跟害怕。


鈴很開心的在旁邊帶著邪見爺爺轉圈。



這時候殺生丸叫住了鈴。


「鈴。」


「什麼?」聽到自己仰慕的少爺在喚名,開心又專注的注視著。


……」,這欲言又止的表情,也許是因為邪見在旁邊的關係。


「唔?」,看到少爺不太想說話的樣子,鈴又自作主的開口了:



「鈴會一直待在殺生丸少爺的身邊哦,一直一直~~~」,持續拉長音的鈴,童言童語的,一點也不明白這句話對他來說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只知道自己就是會像邪見一樣,可以一直跟隨著。

「笨蛋!
憑你這個人類怎麼可能永遠跟隨殺生丸少爺!」,邪見本來就不贊同人跟妖之間可以共存的想法,但也為了讓玲早點面對現實,邪見才會這樣說。


年幼無知的鈴,根本不管這個,反正只要能跟著殺生丸,她什麼都無所謂。



「邪見爺爺才是笨蛋!鈴說可以就是可以~~嚕~~」,鈴做鬼臉吐著舌頭,向邪見挑釁著。

「臭丫頭
……」,礙於殺生丸還在旁邊,邪見根本不敢對鈴有任何威嚇的動作,只有忍氣吞聲。



原本欲言又止的殺生丸,聽到剛才童言童語的告白,貌似又多了幾分的驚喜。




「哼,隨妳高興。」

轉身撇頭丟下這一句,就走回原來的地方休息,鈴自己明白,這就是「可以」的意思。



「殺生丸少爺說隨鈴高興喔!邪見爺爺!」



鈴就這麼繼續纏著邪見爺爺,邪見也就這麼無奈的繼續被纏著。










「為什麼要
想起這些事」,眼框泛熱著,乙女的鈴,癱坐在小花面前。



「我、我在哭什麼呢!...」,當意識到淚珠的時候,雙頰早已流了兩行淚。


雖然還是乙女的姿態,但其實什麼都回憶起來了……


只是覺得自己再也沒有臉去面對殺生丸
,因為先前那樣的狂妄無禮,
一定傷害到殺生丸的心了,鈴心裡是這樣覺得。



「好想見殺生丸少爺
……」,乙女的內心開始脆弱了起來。


……殺生丸少爺…玲…想見你啊!


「唰唰唰---」




這時一陣強飛吹來,草叢另一頭有些動靜,鈴很害怕,萬一是妖怪來襲怎麼辦?
現在的她,不只身體,連心都是脆弱的,而且內心脆弱的人類,是最容易被妖怪襲擊或是吃掉的啊!



聲音越來越靠近時,鈴害怕的不敢睜開眼,雙手環抱著身體,雙腳則癱軟在地上。




「鈴!」



「!」,熟悉的聲音,讓鈴害怕的感覺慢慢退散,




她鼓起勇氣,睜開雙眼,抬頭向上望著--------



「殺生丸少爺!」




再也沒有剛才的怒視、再也沒那樣的冰冷,出現在鈴眼前的,是一個臉上充滿憐惜的男子。
殺生丸伸手向鈴的臉龐,撫著。



再也忍不住了,滿心的百感交集,淚水傾洩不止。


「殺  殺生丸少爺  我  …對不起
知道鈴已經恢復記憶的殺生丸,不多說的就將鈴埋進了他的胸膛,護著。



「別哭了。」
語畢,殺生丸沒再多說任何一句,只是靜靜的陪伴。


過了一會,鈴自己停止了啜泣。
「殺生丸少爺....對不起....鈴
鈴變得好奇怪....
鈴還在懊悔著,但鈴不知道,殺生丸只要原本的那個鈴回來,他就滿足了。


「殺生丸少爺,是不是生氣了  」,鈴以為殺生丸一句都不說,是在生她的氣。

「並沒有。」,真的沒有。


「可是,殺生丸少爺  」,知道殺生丸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溫柔,只對她的溫柔。
但對現在的玲來說,她覺得有些承擔不起,她認為現在的自己不配接受殺生丸少爺給她的溫柔。


「別說了。」
鈴的心情,殺生丸並不明白,純粹覺得現在說什麼是多餘的,只要鈴回來就好。

「我  」,還來不及開口,就被殺生丸的冰唇封住了。


「唔  !」,殺生丸這次是絲毫不留情的吻著。
他知道,那個曾經仰慕他的小女孩又回來了,所以他不會再放走了,用盡了力氣,只想把她緊緊留在身邊。


「嗯哈!殺生丸少爺  鈴 …鈴真的  好喜歡殺生丸少爺。」
一絲喘息的空間,被吻的頭昏腦脹的鈴,免強道出了一句充滿對殺生丸愛語

就這樣,彼此的氣息,彼此感受著。
在強烈激吻後,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愛撫,從臉龐,到肩膀,到胸口---

「唔啊啊
玲被殺生丸持續的愛撫弄得忍不住發出嬌吟聲,直到那冰冷的手慢慢游移到更敏感的地帶.......


「啊!這裡  還、還不行。」

「鈴,不用怕。」輕吻著額頭,用溫柔的聲音安撫著。

慢慢地,攻陷了最後的堡壘,最後殺生丸激烈的愛撫著,鈴雙腿間的汁液便源源不絕滲出。
就快達到一個敏感的臨界點時,鈴的身子頓時如雷擊般顫抖著。

「不、不要要要,不可以以以呀呀,殺、殺生丸少爺,鈴、鈴、鈴要去了啊嗯,嗯呀呀呀--」

連話都說不清楚的鈴,呼吸更是急促,現在已經到達敏感的極限了,再也-------


嗯啊啊啊啊啊!殺生丸少爺-------」 
伴隨著鈴的呻吟,愛液大量的滲出,殺生丸的手指也被鈴的愛液弄得溼漉漉的。
看著被弄濕的手指,索性的舔了一下。


「不要
不要舔啊,殺生丸少爺…好難為情啊…
看到這個景象,鈴握著殺生丸的手,阻止著。

她覺得那是從自己體內滲出的液體,被殺生丸這樣舔弄,很羞恥。


殺生丸則不管,就算手被鈴阻止,她也阻止不了他的嘴。
繼續舔著被鈴握著的手。

也許是故意的吧,不知不覺舔到鈴的手上。

疑!


「如果不想繼續被舔的話,就用嘴吧。」


非常明顯的暗示!
但殺生丸不是那種隨便透露內心想法的人,在此翻譯為:「你用手阻止我的手,那也請你用你的嘴來阻止我的嘴。」

乙女化的鈴也不再單純,知道殺生丸此話的涵義就是這個!
但是,又很難為情,雖然先前是被殺生丸那般激吻著,自己卻沒有勇氣那麼做。


「不想辦法嗎?」


「啊!



這一聲,彷彿發現新大陸似的殺生丸,讓他有著更強的動力繼續舔弄著。

「殺生丸少爺,你這樣鈴又會
……

「沒關係。」
因為少爺說沒關係就是沒關係,也只好欣然接受這個答案?

總之鈴沒有反抗的意思。


原本是從手開始,接著又慢慢的,從脖子、鎖骨、然後是胸口---


「殺生丸少爺,這樣好丟臉啊!
」,鈴這麼說,是因為殺生丸的頭已經整個埋在她的雙腿間,吸吮舔弄著。


「唔啊啊啊--不行---又要--變得很奇怪了--嗯啊呀啊啊!
上一波的刺激讓身體還沒恢復平衡,就又受到這麼強烈的刺激,愛液是整個爆滿出來的。
鈴的腦筋又是一片空白,不過這次等她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躺在殺生丸的懷裡了。


好溫暖。



「鈴還醒著嗎?」
這是一句充滿關心的問候,鈴感受著。



「嗯  只是  有點  

「不舒服嗎?」,鈴知道殺生丸在問什麼,只是....

乙女複雜的心情再度湧現,不管是說舒服還是不舒服,都有那麼一點不對勁。

「不說沒關係。」


「殺生丸少爺,鈴  可以永遠待在你身邊嗎?」


「嗯。」


接著又補上一句,然後小小聲的說出了:

「那我跟殺生丸少爺可以 結為連理嗎?」
她想起了夢中的對話,雖然可能會被殺生丸當成笑話,但是對鈴來說,還是值得一說。

殺生丸先是驚訝了一下,也不多語,只有凝視著,然後,慢慢的湊過去。


雖然沒有從殺生丸那聽到答覆,但從那一點點溫柔的眼神中,貌似知道了些什麼。

鈴也不再多問,只是雙手環抱著殺生丸的身軀。
而那雄厚的身軀,也慢慢覆蓋住了鈴嬌小的身體
……









在寂靜廣大的夜空上,高掛著一輪盈月
月光則悄悄地灑落在樹林間,隱約可以看見

樹蔭下的妖與少女,相互交纏著,少女溢出的淚水是喜悅的,妖內心散發出來的情感亦是溫暖。



縱使明白現實上的殘酷,但只要彼此的內心能夠交融,
對他們來說現實的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於是兩人獨自默默許下願望:



「鈴要永遠待在殺生丸少爺的身邊。」

「永遠保護著鈴。」



【Fin】





ps.隔天一早鈴就又變回原本的身體了,真是皆大歡喜



後記☆

對不起,我還是不太喜歡嚴肅的文章
應該說,只有純文字的文章
因為我本身就不是個有耐性的人

所以只要有一點圖,才有那個動力看下去,哈。
算了,這不是重點。



 
所以說呢
以上的故事告訴了我們
 
正值青春、又花樣年華的乙女們
心情是千變萬化、高深莫測的
同時也是最脆弱的
 
一不小心就~
欸~~黑化!
然後就變成了可怕的魔女(你不要這樣誤導大眾啊
 
乙女們的心情,或許我也還不太了解
 
但是我有個失敗的經驗
希望能在此跟大眾們警惕著
 
「愛情千萬不可褻玩焉。」

一個女孩真心投入時
千萬不要去辜負她
 
女孩們也要知道
當一個男孩抱著隨便的心態時,不用多說什麼
請立馬跳開,不論他用什麼樣的花言巧語把你留住
 
安全第一最重要☆赫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